项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项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高报告刷新纪录靠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7:54 阅读: 来源:项坠厂家

两高报告刷新纪录靠什么

过去的一年,两高做了大量工作,更重要的是,这些最终体现在报告中的工作,无论是成绩还是不足,都回应了社会的关切,努力和诚意赢得支持

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报告刷新了十年来的纪录。  关注两会的人不会陌生,在每年3月全国人大会议表决的几份工作报告中,反对票最多的前两名一直都是最高法和最高检。  另一个比较尴尬的事实是,自2006年到去年,两高报告的赞成率从未超过85%。但今年,最高法的工作报告赞成率达到了91%,最高检的也达到了87.9%,双双创下了十年来的历史新高。  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承认,过去的一年,两高做了大量工作,更重要的是,这些最终体现在报告中的工作,无论是成绩还是不足,都回应了社会的关切,努力和诚意赢得支持。  积极主动  两高每年在两会上的“成绩单”一直较受关注。  著名法学家陈光中每年都会关注两高的工作报告,他特别留意到,2013年两高的报告偏于保守,2014年比起2013年有明显的变化,但始终力度不及今年。  “我知道前年的票数对他们是有压力的。”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今年的不同,代表和委员们承认,不仅仅在于工作报告本身。  在全国人大代表孙宪忠看来,最近的一两年,两高的工作是近年来做得最好的,尤其是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全面依法治国的决定后,两高一直非常积极主动地在推进改革。  作为智囊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平时孙宪忠也与两高的领导接触较多,“我知道他们认识到前些年司法体制中出现的问题,他们积极主动去研究这些问题,并努力试图去解决”,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孙宪忠认为,这两年来两高的一些改革措施,抓住了过去工作中的弊病对症下药,例如针对立案难,推进由立案审查制向立案登记制转变;针对司法公信力受到质疑,大力推进司法公开。  “印象最深的,则是在证据规则上下功夫。事实上,很多冤假错案,都是证据上出的问题,这是抓住了问题的弊端。”孙宪忠说。  每年都认真细读两高工作报告的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侯欣一 ,也关注到了这种变化。  他注意到,在最高法的报告中,总结上一年的工作,过去一般是按照刑事审判、民商事审判、行政审判的顺序陈述,但今年的报告在刑事审判之后,专门增加了一个小标题的内容,即“坚持公正司法,加强人权司法保障”。  “这是以往报告不会有的,位置也比较靠前,显示出对司法公正和人权保障的强调和重视,最高法去年为此做了很多工作,体现在工作报告中就包括这种结构上的变化。”侯欣一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  同时,与侯欣一一样,有人也注意到今年最高法的报告在形式上也有新意—在正文之后,附加了大量的补充材料,包括正文中提到的案件介绍、查处违纪违法人员情况图表、司法公开的情况等,总共长达32页,几乎比正文多出一倍。  当然,正文后附加材料不是今年首创,但却有逐渐增加的趋势,近年来正文一般均保持在16页至18页的篇幅,附加材料却越来越长,今年最为突出。  侯欣一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其实也是两高回应外界的求变之举。  他解释说,两高报告因为其专业性,一直以来都是代表们最听不懂、也不爱听的工作报告,往年会场上人员走动最频繁的也是两高的院长、检察长作报告时。因此,将正文尽量压缩、同时将相关情况介绍、专业解释大量补充入附加材料中,正是应对上述尴尬的情况。  “我也曾在多个场合向两高提过,增加工作报告的可读性。今年报告中提到了很多的案例,把数据和案例结合,实际上都是针对代表们的需求去写,让代表们看得懂,有兴趣看。”侯欣一说。  打动人心的自省  与往年不一样的还有,今年的两高报告都有不少的自省内容。  “严以律己,对自身的不足方面也讲得很多。”孙宪忠说,“尤其是,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说对错案的发生,‘我们深感自责’;最高检检察长曹建明说对冤错案件‘首先深刻反省自己’,‘自责’和‘反省’,这在以前的两高报告中都是没有出现过的,很打动人心。”  直面问题,在两高报告中最突出的就是对刑事错案自省。  最高法的报告中提到去年纠正了一批重大冤假错案,点名提及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最高检的报告也提到呼格吉勒图案,同时还提到了“徐辉强奸杀人案”“黄家光故意杀人案”。两高在表达自省的同时,均表示要建立防范冤假错案的长效机制。  去年密集纠正了一系列冤假错案,是司法系统受到外界最广泛关注的举措:18年前带着冤屈赴死的18岁内蒙古青年呼格吉勒图终于被宣告无罪;同样获得无罪判决,但比他幸运的还有坐了20年牢的河南村民黄家光、服刑16年的广东居民徐辉、贵州男子张光祥……  没有出现在报告中的名字是聂树斌,但外界同样注意到,延宕了十年之久的聂树斌案复查在去年取得了重大进展—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异地复查。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也特别注意到了两高院长、检察长的上述表态。  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对两高报告中提及的纠正系列冤假错案、尤其是两高院长、检察长关于自省的表态印象深刻,因为那些话“反映了作为法律人的职业良知”。  最高法的报告中还提到,查处利用审判执行权违纪违法干警863人,其中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38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781人,同比分别上升126.5%、36.6%和120.6%。最高检的报告中提到,立案查处违纪违法检察人员404人,同比上升86.2%;敢于亮丑,主动向社会公布29起检察人员严重违纪违法典型案件。  “这是所有数据中增幅最大的,令人感到吃惊。一方面说明两高直面问题,对司法反腐确实动了真格;另一方面也说明,长期以来群众对司法的关注和非议,司法腐败是其中的重要问题。”朱征夫说。  “空前”关注律师  作为律师,朱征夫更注意到,今年两高的报告中都有比以往多得多的篇幅来“关注”律师。  两高均提到了要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最高法说,在死刑复核案件更大发挥律师作用并制定办法,探索律师参与化解涉诉信仿案件。最高检提及律师的篇幅更多、更细,例如提到了解决律师执业中的“三难”问题,还提到对阻碍律师依法行使权利的行为予以追责的措施。  “涉及律师的内容今年提得很多,这让我感到欣慰,也深受鼓舞,长期以来律师的地位和作用没有得到足够重视,现在报告的这种变化,表明检法两家,至少检法的最高层已经意识到律师在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作用、在维护公平正义中的作用。”朱征夫说,这与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对律师的认识是一致的。  侯欣一认为,这是两高报告内容上的新突破,在以往的报告中,两高主要是着眼于自己的工作,并不会过多关注到律师。现在的变化,一方面是确实认识到律师在诉讼中对司法公正的作用,另一方面也可能反映出某些地方的律师职业保障还有很多问题。  改革刚刚开始  得票虽高,各界点赞声不绝于耳,但对于两高而言,改革刚刚开始,仍在路上。  两高作为主体的司法改革,这次在报告中也有很多体现,不过代表和委员们很少对此发表意见。“改革才刚启动,多数尚未进入实质性运作。”侯欣一说。  孙宪忠建议,检法两院的改革试验,在推进过程中应当及时评估、总结,因为有些方案外界仍有疑惑和担忧,希望获得实践中的改革成效的反馈信息。  孙宪忠同时提到了对两高的期待,即希望解决司法不公的问题能长期坚持,法律实务工作者的业务能力能进一步提高等。  “法治理念也要加深,过去法院系统有些提法于法治无益。现在法院对这问题怎么认识?可惜没有看到法院对此有表态。”孙宪忠说。  作为与检法时常接触的法学学者,一些代表和委员也表示理解二者的难处。  “法院现在其实也很吃力,他们等于是‘三线作战’,既要解决过去的司法体制中的存量问题,重塑司法公信力;又要应对每年不断增长的诉讼案件量,案多人少压力突出;还要着手推进未来的司法改革,难度不小。”侯欣一说。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