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项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缘来缘去缘如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8:37 阅读: 来源:项坠厂家

1.果然是讹诈

李学东是一家小公司的业务员,相貌普通,业绩一般,在公司里不起眼,出了公司,同样也没什么人关注他。

这天早上,李学东像往常一样,来到公交车站等车上班。在等的过程中,女友万芳打来了电话。万芳在城市另一头的一家金店上班,经常要加夜班,两人相聚的机会并不多。聊了几句后,万芳说:“对了,告诉你件事,我们店里昨天又来了一批新货,有个7戈指我好喜欢。”李学东心里猛然一颤,说:“车来了,回头聊。”

挂掉电话,李学东叹了口气。尽管他很爱万芳,可就是这一点让他拿不定主意。万芳最近总是有意无意地提到店里的首饰,还绘声绘色地说那些顾客是如何一掷千金赢得美人笑的。李学东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她的想法。他工作十年,省吃俭用,钱是存了一些,但那是准备结婚用的,而他不敢确定万芳会不会嫁给自己。三十多岁的人了,早过了为爱冲动的年龄,即便爱着对方,也不可避免地有所保留。

这时,公交车来了,等车的人立即乱成了一团。李学东夹在人群中拼命地向上挤着,就在一只脚踏上车时,突然,身后有人抓住他的后领猛力一扯,他重心不稳顿时向后倒去。所幸,正好倒在那人怀中,李学东稳住身子,回头一看,那是个三十岁左右、衣着普通的女人。

李学东挤了十年的公交车,从没见过这么蛮横的人,他正要质问对方,不想那女人一把向他抓来。李学东本能地一歪头,但脸还是被她的指甲划了一道,火辣辣地痛,他急吼吼地叫道:“你想干吗?疯了吗?”女人又是一把抓来,口中叫道:“天见可怜,总算找到你了!畜牲!”

果然是个疯子!李学东暗叫倒霉,一边狼狈地躲闪着,一边向路人求助,但众人要么露出厌恶的表情,要么露出会意地微笑,或许,是将他当成了负心汉了。

好在没多久,一个民警过来将两人拉开了。民警问起原因。李学东就将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又说:“事情就是这样,我根本不认识她!”女人啐了他一口,恨恨地说:“当初你说会爱我一辈子,可我怀了儿子后,你却突然抛弃我们娘儿俩。天见可怜,我整整找了你十年,今天终于找到你了,你居然说不认识我?!”

两人各执一词,民警也不知该相信谁,就让他们把身份证拿出来。女人从身上拿出身份证还有一张相片交给他。李学东瞄了一眼身份证,原来她叫何丽琴,是千里之外的东山县人。民警看过身份证后,又拿起相片看了看,问李学东:“这是你吗?”

李学东一看,这是何丽琴和一个男人相拥在一起的合影,背景像是在山里,因为是全身照,脸部不是很清楚,不过那男人的个头和相貌跟他确实有点像。李学东摇头说:“这肯定不是我,我从来没照过这样的相片。还有,这个地方我肯定没去过。”

民警也不能肯定相片中是他,转头问何丽琴:“你既然认定他就是你要找的人,那他叫什么你知道吗?”何丽琴泪如雨下,说:“我怎么会不知道他叫什么,十年来,他的名字天天被我念叨着,他叫李学东,我死也不会忘记的。”

李学东顿时愣住了,她怎么会知道自已的名字?民警显然也失去了耐心,把他们的身份证各自归还后,挥手说:“私事还是私下解决吧,别在公共场合闹了。行了,走吧。”

李学东突然就明白了,何丽琴肯定也像他一样,瞄过了他的身份证。这就不能用疯子或认错人来解释她的行为了。难道,她想讹诈自己?可车站那么多穿得比他好的人她不找,偏偏要找上自己?难道自己长得很善良?

上班要迟到了,李学东来不及细想,拔腿就跑。可没想到何丽琴竟也一路追了上来。两人的追逐引得路人指指点点的,李学东只得停下来,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还有完没完?你到底想干什么?”

何丽琴喘着粗气,可怜兮兮地说:“就算你不认我了,也该认你的儿子吧?小海一出生心脏就有问题,我又因为和你的事跟父母闹僵了,十年来我一路寻找,一路给他治病,现在实在是山穷水尽了。”

“哈”,李学东冷笑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果然是想讹我,可你找错人了,我就是个打工仔,没钱,、让我教教你该讹什么人吧。”他指着前面刚停下的一辆奔驰,“看到下车那胖子了没,那才是有钱人,你该找他们去。”

何丽琴死死地盯着他,半晌,脸上露出悲哀绝望的神情,说:“好吧,既然你不管,我就让你的儿子自生自灭好了。”说罢,她转身就走。

她悲壮的样子令李学东心里一寒,隐隐地觉得自己似乎做得有些不妥,可转念一想,这根本不关自己的事,况且,他就是想管也没那本事呀。

2.固执的女人

傍晚下班后,李学东回到住处,一看,万芳竟然在里面。他又惊又喜地问:“你怎么来了,今天晚上不加班吗……”

话没说完,万芳冷哼说:“难怪你一直不想买结婚戒指呢,原来外面不仅有个女人,还有个儿子。”李学为;头一蒙,她怎么这么快就知道这事的?他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根本就不认识她。”说着,他把今天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万芳将信将疑地问:“可当时那么多人,她为啥要找你?”李学东挠头说:“我怎么知道。可能我长得正女,跟她要找的人差不多吧,你不是经常说我是大众脸吗?咱俩刚认识时,你不也认错过我好几回吗?”万芳忍俊不禁地“噗嗤”笑起来,说:“当时正好我一个同事也在那等车,她跟我说起这事时,我第一反应就是那女人肯定认错人了。你这人虽说有些闷,可我真不相信你能做出这种事来。”

李学东松了一口气,又突然想到什么,问:“原来你一直对我说戒指戒指的,是想买结婚戒指呀。”万芳戳了他一指,恨恨地说:“那你以为是什么意思?咱俩老大不小了,不能老谈着吧。但你老不主动说,我也不能直接开口讨呀!”李学东乐了,说:“这好办,我找个时间去你店里挑就是了。”

周末这天,李学东去了金店。万芳的同事们听说他是来买结婚戒指的,一个个兴趣盎然地帮忙挑选着,最后,两人挑了一对价格适中的戒指。买好之后,万芳让李学东带着戒指先回去,又说:“晚上我不加班,到你那去。”看着她暖昧的眼神,李学东像喝了蜜一般。

回去的路上,李学东顺路去了附近河田村的水果市场。买了两袋万芳喜欢吃的水果后,正要回去,这时,一个在地上捡烂水果的女人映人他的视线。那女人似乎是有所预感一般,猛一抬头,正好与他目光对视在一起。李学东一愣,竟是何丽琴。

何丽琴却一脸惊喜,几步赶上来,问:“你是来看我和儿子的吗?”李学东想摇头,可又担心她听了后会不依不饶,只得含糊地点头。何丽琴开心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只是事情太突然了,你暂时想不开而已。”

何丽琴领着李学东七拐八拐,拐到了一个小胡同里,随后推开一扇门,说:“我和儿子就住在这。”

屋里很暗,而且有一股很浓的霉馊味。李学东的眼睛过了好一阵子才适应过来,屋子很小,不大的空问里堆满了各种废品。一张小床摆在一角,床上有个全身都包裹在被子里的孩子。他下意识地上前看了看,孩子正在沉睡中,小脸不见一丝红润,头发稀疏枯黄,一看就知道确实是在病中。

“他就是小海。”何丽琴高兴地直搓手。李学东却像是突然醒悟过来,忙后退两步,说:“对不起,虽然我很同情你们,可我真不是你要找的人。”何丽琴满脸的笑容顿时凝同了,说:“事到如今,你还不敢承认吗?”李学东哭笑不得地说:“不是不敢,是你确实找错人了。”

何丽琴嘴角一咧,哭了起来,说:“十年前,你在我们村支教,你忘记了吗?”她说,他们相爱后,李学东发誓要娶她。然而,在她有了妊娠反应后,他突然就失踪了。这时何丽琴才发现,自己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外,竟然连他家在哪都不知道。原本对她与李学东就不看好的父母更是暴跳如雷,勒令她打掉孩子。何丽琴不想这么做,便离家出走了。后来,孩子出世了,却被诊断出有先天性心脏病,她只得一边捡破烂给孩子治病,一边满天下寻找着李学东。“找到你,是这十年来支撑我活下去的理由。我倒无所谓,可小海他……医生说,如果不尽早做手术,他很可能……”

李学东叹道:“我大学毕业后就到这个城市来了,根本没有支过教。”他放下手中的水果,想了想,义翻遍口袋,将身上的钱全都拿出来放在床上,“对不起,我没有更多的能力帮你们了。”说着,他逃也似地跑了。

3.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学东回到家后,没多久万芳也回来了。她一进屋便兴奋地说:“戒指呢?刚才在店里人多,没好意思仔细看。快拿出来我好好欣赏一下。”李学东笑着去摸口袋,却掏了一个空,猛然一惊,忙四处寻找,却哪里还找得到。万芳又气又急,嚷道:“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要不怎么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丢掉!”

李学东来不及辩解,忙仔细回想着,从金店出来后,自己只去过何丽琴那里,难道是掏钱时掉在了她那里?又或者,干脆是她偷走,好变卖之后给孩子看病?

盛怒之下的万芳又说:“我一直就没看透你,我甚至连你以前做过什么都不知道。我以为结婚能缩短我们的距离,可没想到你先是一直在拖,现在被逼无奈买了戒指,又把它掉了,你根本就不想别人走进你的心里。”

李学东辩解道:“真的是掉了只是丢了戒指而已,你说这些是不是有点扯远了?况且,我不是早跟你说过,我大学一毕业,就在现在这家公司干着吗?我的履历简单得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了。”万芳气得直跺脚,说:“谈恋爱又不是报履历表!算了,我跟你说不清!”说着,她一扭身走了。

等李学东追上去时,万芳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他想了想,没再追上去,而是拦了辆出租车,往河田村去了。无论如何,戒指要拿回来。

到了何丽琴的家门口,李学东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回应。一个老头路过这里,说:“她不在,刚才好像是孩子发病,带孩子去医院了。”李学东问道:“您知道是哪家医院吗?”老头说:“应该是前面的人民医院吧。”

果然,李学东在人民医院的急诊室门口,见到了何丽琴。何丽琴显然已经六神无主了,见到他,一把就抱住他哭了起来。李学东犹豫片刻,还是拍了拍她的背安慰说:“别急,孩子不会有事的。”

半个多小时后,从急救室出来一名医生。两人急忙上前询问。医生气愤地说:“你们怎么做父母的?孩子都这样了才来看!”李学东刚想解释,何丽琴已经问道:“医生,孩子怎么样了?”医生没好气地说:“必须马上手术,否则孩子随时会没命的。”李学东问:“手术需要多少钱?”医生说:“二三十万吧。”

李学东顿时就傻了,倒是何丽琴显然早就打听过手术的费用,没有多大的惊讶,她哀求道:“医生,能不能先手术,钱我们会凑齐的。”医生摇头说:“对不起,这个,院里有规定,我做不了主。”他看了看两人的穿着,又同情地说,“不过,如果你们能引起社会关注,领导或许会改变主意。”

李学东突然想到什么,他将何丽琴拉到一旁,说:“或许我有办法,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何丽琴又惊又喜,连声说:“答应答应,一百个答应。”

得到承诺后,李学东这才说自己有个大学同学在市电视台做访谈节目的主持,虽然很多年没联系过了,不过为了小海,他愿意厚着脸皮去试试。“我的条件就是,不管这事能不能成,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了。”何丽琴脸色骤变,她盯着李学东,嘴唇嗫嚅着,半晌,她黯然地说:“只要能救小海,我什么都答应你。”

李学东立即去电视台找到了同学周一飞,说起了这事。周一飞凭着媒体人的职业本能,意识到这个新闻有炒作性,当即决定去采访何丽琴。

几天后,李学东下班回家,看到万芳正站在门几。万芳是来道歉的,她承—认那天自己失去理智了,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万芳敢爱敢恨,这正是吸引李学东的地方。两人当即和好如初。

吃饭的时候,李学东打开了电视机。上面正播着周一飞访谈何丽琴的节目。

一个弱女子为了寻夫,携着重病之子,十年流浪,奔波数千公里,踏遍大半个中国,已经很悲情了,再加上周一飞的煽情,节目做得很成功,现场的嘉宾几乎是泣不成声了。大家一直在旁敲侧击诱使何丽琴说出那男人的名字,但她就是不说。 ‘

万芳把筷子“啪”一声拍在桌上,骂道:“太可恨了。我要是她,就把那臭男人的名字说出来,让大家人肉他,看他以后怎么做人!”突然,她意识到什么,转头问道:“对了,那天不会就是她认错了你吧?”李学东点了点头,又说:“后来,我又遇到了她。”他把后来发生的事都说一遍,“我没告诉你,就是怕你误会了。你都要相信我,我真不认识她。”万芳说:“我当然相信你。不过,这事你也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现在还是尽早从里面脱身吧,我担心你继续下去会把自己拖垮。”

李学东点点头,这正是他的想法。

4.爱成往事

几天后,周一飞来到李学东家,告诉说节目出来后,何丽琴母子接受了很多爱心捐助,医院也表示减免部分手术费用。李学东听了长松一口气。正好这时万芳带着菜回家了,李学东便邀请周一飞一起吃顿便饭。

酒过三巡之后,周一飞突然说:“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何丽琴一再否认,我真以为她要找的人是你。”李学东一愣,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周一飞露出诡异的笑容,说:“时间地点人物都可以对得上号呢。”李学东仍然不明白,问:“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周一飞看了看在厨房里忙活的万芳,呵呵笑道:“没什么。”他转过话题,说:“何丽琴这个女人不简单,原本我只是想提高收视率,可节目做下来后,却首先感动了我自己。我很敬佩她。”

半个月后,周一飞告诉李学东,小海的手术很成功。这时李学东与万芳的婚事提上了日程,两人父母都不在本市,正准备去对方家中见了家长,忙得不可开交。

再次回到市里已经是一个月后了。婚礼的酒宴上,周一飞将李学东拉到一旁,说:“小海已经出院了。”李学东很高兴,说:“这阵子我太忙了,你一定操了不少心吧,辛苦你了。”周一飞问:“你不想去看看他们吗?”李学东想了想,说:“算了吧,萍水相逢,还是相忘于江湖吧。”周一飞又露出上次吃饭时怪异的表情,说:“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他们了。”李学东一愣,莫名地反问道:“我应该认识他们吗?”

周一飞点点头,说:“你不仅应该认识他们,而且,今天的婚礼上,新娘应该是何丽琴。”李学东似乎有点明白了,说:“看来她还是没能遵守承诺,对你说我是她要找的人了。可你怎么会相信她那些话?”周一飞摇头说:“不,不是她说的,而是我早就知道了。十年前,你确实去过东山县支教。”李学东愕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支教的时间并不长,前后也就两个月。”周一飞说。当时,他们两人的关系还很好,李学东去了后给周一飞来了一封信,说自己在这里认识了一个单纯美丽的女孩,尽管对方父母都不同意,但自己却非她不娶。“只是,你的承诺并没有实现。有一天,你在进城的路上发生了车祸,被路人救下之后,连转了三次医院,醒来后,已经身在离东山千里之遥的本市了。”

李学东的性命保住了,却失去了记忆。关于自己的一切,他完全都是从父母和朋友那里得知的。而大家讲述他过去的时候,为了让他早点从惨祸中走出来,都不约而同地隐瞒了支教这段经历。十年后的今天,那些听来的记忆早已融合在李学东的生命中,独独丢失了关于何丽琴的记忆。

周一飞说完后,把一封信拿出来给李学东。李学东一眼就看出是自己的笔迹,收信人正是周一飞。他迟疑地打开信,一看,顿时头一蒙。脑子里突然闪现何丽琴见到自己时的种种表情,其实自己早该想到,那种神态若非真实经历过,又岂能表达得出来。他悔恨不已,连声问:“他们现在在哪?快带我去!”

周一飞没有回答,说:“今天我临来之前,她托我带了个东西给你,说是你掉在她家的,还说祝福你。”说着,他从包里掏出一对戒指来。李学东立即认出来,正是自己丢失的,他心里一颤,何丽琴捡到戒指后,一直到今天才还同来,或许这期间,她一直在梦想着自己能帮她戴上这戒指呢。要知道她十年寻情路,不就是为了这个梦想吗?可最终,她还是把戒指还回来了。

李学东再也坐不住了,他起身便向外走去。周一飞一把拉住他,轻声喝道:“你已经伤害了一个女人,还想再伤害第二个吗?”李学东顿时。愣住了,看着不远处笑靥如花的万芳,颓然跌坐下来。周一飞拍拍他的肩膀,说:“自从我离婚后,从来没遇到过像何丽琴这样能打动我的女人。相信我,我会好好待他们母子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