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项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高知全职妈妈数量增多热衷回归家庭图

发布时间:2021-01-22 02:42:17 阅读: 来源:项坠厂家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知性太太,掉头回家

越来越多的中国知识女性在年富力强之际便辞职归家,做起了相夫教子的全职主妇。经历了“男女都一样”的革命化洗礼,经历了女权主义的熏陶,要在一个“传统”不太多见的社会,自由地担负女性的天职,由此产生的角色冲突与压力,与一百年前走出家庭的先锋女性并无二致

本刊特约撰稿/罗雪挥

如果女人能够随性的成长,你会选择如何生活?

是成为“女超人”,一边尽力当妈妈,一边尽力开辟自己的职场疆土?抑或选择成为丁克,不再为抚养下一代分忧?或者,抛弃掉似乎还有些前途的事业,转身回家?

近些年来,在中国大城市里,第三种选择似乎正在成为一种潮流,受过高等教育的“知性太太”渐渐成为中国全职太太的新生力量,亦成为中国社会转型中一股复杂的思潮。

女人不能拥有一切

北京海淀区的一位全职妈妈戴萍学生物出身,此前一直在美国研究机构工作。戴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的孩子如今在海淀一所重点小学上一年级,全班44个孩子的妈妈,就有11个是全职妈妈。

在上海、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这样辞职回家的知性太太越来越多,特别在某些特殊区域,譬如北京市海淀区,拥有众多高校科研机构,高知女性集中,选择回家的知性太太比例也相对较高。

“在我生活的圈子里,这个数值还偏低。”另一位全职妈妈路明介绍,2005年,她在怀孕5个月时辞去教职回家。她认为目前全职妈妈的相对数量还很少,但绝对数量增长很快,譬如她所在的教会有个“妈妈小组”,全职妈妈几乎占40%,大都受过高等教育。路明认为,除了知识女性的价值观已发生变化外,宗教也发挥了很大影响。她赞同一个说法:“如果夫妻双方全都冲在职场一线,家庭就容易变得脆弱,很容易被魔鬼撒旦掏了老窝”。

掉头回家的知性太太群体发展速度亦很惊人。鲁静刚从媒体辞职时,女儿班上只有一个全职妈妈,4年内发展到6个,不乏拥有名校硕士或博士文凭。送完孩子后,大家常常结伴锻炼,一起奔向超市购物,一起看电影,如果在菜场碰见,彼此也心有灵犀地点点头。

不过,在压力相对较小、节奏相对较慢的大城市,譬如重庆,还没有升温的迹象。重庆全职主妇林阳举例,儿子班上20多个孩子,连她在内,只有两个全职妈妈。她总结,除了经济和观念等原因外,重庆人流动性低,城市规模不及超大城市,上下班的交通效率较高,大都还有父母帮忙,这些都是重庆全职妈妈较少的原因。另外,单位请假容易,也使做全职妈妈的必要性大大降低。

中国的全职太太现象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90年代,并很快在中国的经济前沿地带,比如广东产生影响。根据2000年第二期全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广东部分的数据显示,24.9%的女性在经济条件许可下愿意辞职回归家庭。

但在其后十年,这一趋势在知识女性群体中有了更显著增长。2010年初,长春工业大学研究生姜丹发表了《知识女性对“全职太太”角色认同意向研究》论文。她在长春市高校随机抽样,调查了283名知识女性,结果表明有67.8%的人有做全职太太的意向,其中,35岁至45岁的知识女性做全职太太的意愿最大,以1970年代出生的女性为主。

家庭和事业的双重压力,让处于盛年的中国知识女性有不能承受之感。根据姜丹的研究,192名有全职太太意向的人当中,对此心理压力很大的有150人。

是否一定要成为“女超人”?在家庭与事业无法兼顾时,女性能否坦然承认:我无法拥有一切?在全社会的注视下,是否有表白“家庭对我来说更重要”的勇气?随着家庭收入的稳定,对于知识女性来说,“回家”具有了可选择性,同时,这种渴望也渐渐浮出水面。

70后鲁静的哺乳期是在无休止的截稿焦虑中度过的。她的经典姿势是一手横抱女儿喂奶,另一手则在不停地敲电脑键盘。这一代妇女仿佛穿上了红舞鞋,人人都是拼命女郎。一位女友曾经有一次加班到凌晨,发现老公在家门口拉出横幅:“欢迎劳模回家”。

除了做点最简单的家务,鲁静的所有时间都在为工作殚精竭虑,女儿和丈夫常围着焦头烂额的她唱:“忙忙忙,整天在工作。”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感到一种无法缓解的疲累,脱发、失眠,对前途的焦虑,对家人内疚,她突然发觉全家都已处于被她的工作绑架的状态,终于下决心辞职。

格斗之皇飞升版

恋恋驯龙记破解版

局王七星彩下载2020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