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项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拆迁富翁那些忧伤的老板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5:02 阅读: 来源:项坠厂家

城市边缘,“城乡一体化”正在无声而热闹地进行着。

在拆迁的进程中,村民所能得到的补偿待遇正在逐步提高。对于世代居住在村中的人们来说,这笔财富,既意味着他们的生活有了更多选择,但同时也可能导致命运的失衡。由此引发的种种社会情态,值得人们深思。

有关“奥迪村”的传说,近年来一直在媒体和坊间流传着。这些传说的情节颇为类似:某村拆迁后,拿到“巨额”补偿款的村民们集体“团购”高档汽车,从此每天开着“豪车”外出打工。其中,被指团购的汽车多为奥迪;还有传说以“从此每天在家搓麻”的桥段代替“外出打工”的说法。

按照流传最广的说法,自从发下了拆迁补偿款,天宫院村里便添了许多辆奥迪A6和“马6”。还有一种说法是,有村民开着自家的奥迪干“黑出租”,每天在路口趴活儿,挂着“每公里5元”的牌子却没人敢坐。

“多数情况下拆迁是好事,少数情况下是坏事,那是根据人的素质。”说这话的是朝阳区金盏乡卢先生44岁,拥有大学文凭。他曾目睹邻村人拆迁后的遭遇,“拆完了买车,买了车就玩,过两年钱玩完了,没钱再卖车。”作为“上过学的人”,他自信可以对钱有个很好的调度或投资计划,“我现在优先考虑投入股市一部分。”

有这么一句话:“小人乍富,腆胸叠肚,仰着脑袋,四处踅摸。”今天上午我爱人还说呢,碰上个同村的拆迁户,真就这么走,一点儿都不夸张。他没见过这么些钱,现在拿自己当有钱人了,就一副不服不忿的架势,连孩子都给带歪了。

一个街坊,分了300多万,因为他和母亲住一起,钱也是一起补偿的。没想到,钱刚到账,他的姐姐和妹妹就把他告了,账户也冻结了。因为那是老宅子,姐妹俩早就嫁到别村去了,现在回来要分老母亲的钱,这官司现在还没结呢。

北京市政协委员赵建国建议,应建立健全的预防应急机制和保障机制,“比如再发生农民拆迁户欲团购奥迪的事情时,镇一级政府可以到场劝说农民拆迁户暂缓购车。”同时,还应尽快出台并完善关于农民得到补偿款后精神文明建设的相关政策,“补偿款可以不一次性给予拆迁的农民,或者转换补偿形式。”赵建国委员说,可以把补偿款换成房子,农民日后还可以通过出租房屋为生。

“还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了这些暴富的农民。”赵建国说,洗浴中心招揽把持不住的农民拆迁户,还有人被麻将赌博拉下了水,思想上堕落,行为上放纵。甚至有一些哈尔滨最好的整形医院家庭因为补偿款的分配,导致家庭破裂,亲人成仇对簿公堂。

另一方面,赵建国委员建议出台适合农民特性的政策和投资项目。比如让农民自愿将部分拆迁款汇集到集体,共同投资项目,从而获得持久收益。

“拆迁富翁”们成了一群忧伤的老板,像没头苍蝇似地到处乱撞,谁来平息他们那颗不安而躁动的心呢?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我认为可能也要分情况:如果是对旧城区得拆迁,这样的被拆迁户获利也许不多,他们本属城区,占地本就不多,拆迁补偿款也是按实际占地面积,家庭情况等经行补偿,加上现在物价房价一路高涨,他们所得的拆迁款并不见得就能在新的地方买到等大或者更合适的房屋居住。我看的获益比较大的是城中村或者乡镇上耕地,宅基地的征收反而使到很多农民暴富了起来,想象每户人家会有多少的承包地,自己的宅基地又有多大,这些都不是我们这些住商品房的房奴们多能想象得到的。而伴随着进城打工的热潮,大部分的承包地是长期处于荒芜状态的,所以承包地等被征收对大部分农民生活上的影响本就不大,而且宅基地本征收的人家几乎都可以得到安置房……都发了!!我老家有一大片农田,前几年突然在上面通了一条重要的交通要到,就在公路修好的一年之间,公路旁原本的天地全部建起了一栋栋白色的楼房,一般都是3、4层左右,这些房子全是当地村民建的,他们觉得路边的地肯定会升值,或者被征用,因此都在自家原本的耕地上建起了房子,很大很高,可以却没有人住,今年我再回去看时,有些房子除了一楼有着一两位两人外,几乎都是空空的。拆迁、征地、补偿,似乎主张了这种谋取国家财产的投机风气。我很感叹,这种资源的不断浪费。——汪静

最近关于拆迁的新闻媒体上很多,监察部、国土部等部委对违法拆迁的治理,彰显了国家治理违法拆迁的决心。近日看到长春市长公开道歉,事发区长被停职这只是措施而不是目的,为的就是还拆迁一片洁净的天空。而那些富翁呢?其中不乏有真的想让城市面貌改变的有志之士,但也有唯利是图的奸商,虽然说商人逐利有情可原,但面对老百姓的切实利益,一切都是浮云,希望文明拆迁多一些,希望拆迁富翁在逐利的同时更多的承担起社会责任和为人民谋利的工作之中。——倪卫校

再忧伤的老板也是富翁呀!人家再怎么不济,也比我们这些没钱的穷人强上好多倍了。现在住在城中村里,无时无刻不在羡慕那么些个包租公、包租婆们。这些老板们可是一点都不忧伤的,只要空守着自家的一栋房子,就吃香喝辣,让我等好生眼红。至于那些拆迁补偿户,日子就更好了,有房住、有车开、有钱花,哪儿有忧伤的地方呢?至于那些坐吃山空的人,毕竟只是少数,不需多虑吧?——李特

治疗银屑病药物的确,目前只有临河的,靠路边的旧房,都在等待着命运改变的到来,因为逢上拆迁,立马丰衣足食,富裕成“翁”,这是目前社会中的一个常态化社会一角,可是总有一些人盲目不知所措,真的也很正常,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80年代的暴发户,一夜暴富之人大多总逃脱不了这种现象。——李斐

对于所谓的拆迁富翁来说,是强制的外力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不能以适当的手段处置突然集中的大额财产,是受生活经验的限制。分开来说,这是一家一户的个案,但是与中国目前拆迁项目繁多、城乡边缘发展迅速的现实结合起来看,这又是一个社会的问题和时代的问题,不能要求民众对此承担完全的责任。但是政府介入也并非明智的选择,政府管得越多,越容易导致社会功能萎缩,反而会陷入“越全能越缺位”的怪圈。社区机构应当在其中起到主要的引导作用,宜早不宜迟。否则涉及到拆迁的群体由暴富转极贫之后,必然会产生更大的问题。——西铭

江油定做西装

陕西职业装设计

巴彦淖尔西装设计

相关阅读